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易学理论 >> 易理典籍 >> 内容

寄庐志疑•命理丛谈(二)

时间:2013/5/30 15:56:19 点击:

寄庐志疑·命理丛谈(二)

人的命运真的可以推算而知吗?正史、野史里有关算命术灵验的事可谓汗牛充栋,不过书上的记载,大多本诸传闻,且加缘饰,难以完全置信。周煇《清波杂志》记宋徽宗迷信算命术,挑选官员前先要命术士推算八字,再决定是否任命,作者评论说:“死生祸福贵贱,各有定分,彼焉能测造化之妙?”(卷三)显然,周煇是相信有命运的,但却不甚相信命运之可推。至于何以不可,他并没有从子平之术的立论根据上加以驳斥。清人张维屏(1780-1859)则在这方面挖了算命术的老根。近人柴萼《梵天庐丛录》卷二七《八字》条云:

世之谈星命者,每以所生年月日时之干支,配成八字,谓可推测将来之寿夭祸福,其荒谬本不值吾辈一笑,惟愚昧者信之。按:天皇氏创干支,干,幹也,支,枝也。取义于木之干支,大桡取以配合,创为甲子,所以纪年月日时之用,与人之休咎渺无关系。清张维屏曾作《原命篇》驳之,云:“推年月日,始于唐之李虚中;推年月日时,始于宋之徐子平。干支何所昉乎?昉于唐尧之元载,《通鉴前编》本经世历定为甲辰,《竹书纪年》则以为丙子,《路史》则以为戊寅,《山堂考索》则以为癸未。是则今所据之干支,其为此干支与否,亦尚未可知也,而谓人之命在是,噫,其惑也!”张之驳命,可谓要言不繁,其它理证,亦不必列举矣。

原来,子平之术将天干、地支各以五行相配,如甲、乙属木,丙、丁属火,寅、卯属木,巳、午属火之类,推算时根据的是八字的五行生克。既然干支起始的第一天就有不同的说法,那么,每一天所属的五行就不靠谱,怎么能根据如此一笔糊涂账的干支演绎而推呢?

宋末的爱国志士文天祥(1236-1283,矢志抗元,为此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,却也笃信算命之术,但不乏怀疑精神,曾从八字相同、命运不可能相同这一点对算命之术提出了诘难,他在《又赠朱斗南序》里说:

甲己之年生,月丙寅;甲己之日生,时甲子。以六十位类推之,其数极于七百二十,而尽以七百二十之年月加七百二十之日时,则命之四柱,其数极于五十一万八千四百而无以复加矣。考天下盛时,九州主客户有至千四五百万,或千七八百万,荒服之外不与焉。天地之间,生人之数殆未可量也。生人之数如此,而其所得四柱者皆不能越于五十一万八千四百之外。今人闾巷间固有四柱皆同而祸福全不相似者,以耳目所接推之,常有一二,则耳目之所不接者,安知其非千非百,而命亦难乎断矣。且夫五十一万八千四百之数,散在百二十朞中,人生姑以百岁为率,是百岁内生人,其所受命止当六分之四有奇,则命愈加少,而其难断亦可知矣。尝试思之,宇宙民物之众,谓一日止于生十二人,岂不厚诬,而星辰之向背,日月之远近,东西南北天地之气,所受各有浅深,则命之布于十二时者,不害其同,而吉凶寿夭变化交错正自不等,譬之生物,松一类也,竹一本也,或千焉,或万焉,同时而受气也,然其后荣者、枯者、长者、短者、曲者、直者、被斧斤者、历落而傲年岁者,其所遭遇了然不侔。夫命之同有矣,而其所到岂必尽同哉!然则参天地之运、关盛衰之数,此其间气,或数百年,或百年,或数十年而后一大发泄,必非常人所得与者,于五十馀万造化之中,不知几何可以当此,而天地宝之不常出,鬼神秘之不使世人可测知也。呜呼!论至此,则命书可废也耶?(《文山集》卷十三)

明初宋濂(1310-1381)作《禄命辩》,也提出了同样的怀疑:

以甲子幹枝推人所生岁月,展转相配,其数极于七百二十,以七百二十之年月加之七百二十之日时,其数终于五十一万八千四百。夫以天下之广、兆民之众,林林而生者不可以数计。日有十二时,未必一时唯生一人也。以此观之,同时而生者不少,何其吉凶之不相同哉!吕才有云:“长平坑卒,未应共犯三刑;南阳贵士,何必俱当六合?”诚足以破其舛戾矣。三命之说,予不能尽信者此也。(《宋学士文集》卷十六)

历代关于八字相同而命运不同者的记载甚多。赵翼(1727-1814)《陔馀丛考》卷三九《同年月日时生》条搜集了许多资料:

子平家以人命推算休咎,固是一术,然两人同年月日时,则其吉凶当符合矣,乃竟有绝殊者。《汉书》卢绾与高祖同日生,而一为帝,一为亡虏。宋人小说载一军校与赵韩王(赵普)同年月日时生,若王有一大迁除,则军校必有一大责罚;有小迁转,亦必有小谴诃。洛中士人张起宗与文潞公(文彦博)同年月日时,见潞公轩驺过,叹曰:“同丙午生,相悬如此!”有瞽者曰:“我与汝算命。”因算之良久,曰:“好笑!诸事不同,但三十年后,两人当并案而食者九月。”后潞公退居于洛,游会节园,闻园侧有训徒者,则张也。一见大喜,问其年又同,遂日日并案而食,将及九月。公之子及甫知河阳,公往视之,遂别。自后归洛,亦忘之矣。又蔡京命乃丁亥、壬寅、壬辰、辛亥。有都人郑某者,世以货粉为业,生子与京同八字,谓且必贵,遂恣其所为,年十八,忽骑马溺死。可见星命之不足凭也。然如军校之与韩王迁除责罚节次相应,则又何故?《夷坚志》:莆田士人黄裳与友戴松同年月日时,有推命者曰:“二命大略相似,但黄君是正寅时,戴君得寅气浅,当是丑末,其发必在后。”既而戴但预荐,年不满五十,不第而卒。黄入太学始晩奏名,然以病求岳祠归,虽登科食禄与戴不同,然一纪残废与死为邻,所去亦无几也。此则境遇之相似者。《七修类稿》谓沈石田(沈周)与同郡卢知县钟年月日时皆同,而仕隐不同。又杭州吴参议鼎,与徐宪副之子应祥亦同年月日时,吴既贵,子亦登科,而应祥皆无之。王阮亭(王士禛)又记沈石田干支八字与明英宗同,而贵贱相悬若此,意或时刻前后之不同也。善乎吕才之论云:“汉高入关,封侯者三百人,岂无一人行衰绝运?赵括四十万人皆被坑,岂无一人行生旺运?”《梁溪漫志》云:若生时无同者,则一时生一人,一日止生十二人,以一岁计之,不过四千三百二十人而已,而天下之大,生人岂止此数哉!则知同年月日时者甚多,而富贵贫贱判然不一,子平推命之说似又不足凭也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弘易斋 八字算命 八卦占卜(www.hongyizhai.com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电话:13221495900; QQ:360408667; 282905973; 微信:soopark
  • 浙公网安备 33078202000470号


    浙ICP备17022593号